首頁 > 文旅 > 品讀開封 > 正文
北宋政壇上的“老懟”
?漢字“懟”,意思是抵觸、對抗、怨恨。它不算太冷僻,但也不太常用,所以人們以前對它還是比較陌生的。
北宋政壇上的“老懟”
來源:汴梁晚報 作者:凌寒 發布時間:2023-06-12 08:08:39

漢字“懟”,意思是抵觸、對抗、怨恨。它不算太冷僻,但也不太常用,所以人們以前對它還是比較陌生的。這幾年不知為何,這個字突然火了起來。比起本義,流行語中的“懟”,其含義還有所變化,用它編的段子也非常有趣。細細琢磨一番,不得不承認,隨著時代變化,漢字的意義也在不斷延伸和豐富。

讀宋代史書典籍發現,北宋政壇上還真有不少堪稱“老懟”級的人物,他們的文章和故事十分感人,且令人深思。 

歐陽修怒懟朋黨說 

北宋到了仁宗時代,在一派升平氣象之下,社會危機也在發展,內憂外患逐漸凸顯,“三冗”問題日趨嚴重。慶歷三年(1043年),范仲淹拜參知政事,與富弼、韓琦等人一起推行政治改革,旨在發展生產、富國強兵,以挽救宋朝的政治社會危機,史稱慶歷新政。然而改革觸動了既得利益者的“蛋糕”,遭到保守派的強烈反對。他們大肆制造輿論毀謗新政,范仲淹、富弼等人也被指責為“朋黨”,先后離朝外放,新政失敗。作為新政的積極支持者,歐陽修于次年寫下《朋黨論》一文上奏仁宗,怒懟保守派。 

文章認為,朋黨之說自古有之,但朋黨卻有君子與小人之別,所以他希望君主要善于辨別他們是君子還是小人。那么,君子之朋與小人之朋區別何在?文章指出:“君子與君子以同道為朋,小人與小人以同利為朋?!薄巴馈边€是“同利”是二者的根本區別。 

在此基礎上,歐公又進一步認為,君子有朋而小人無朋,因為小人所好在利祿、所貪在貨財。當他們同利時,結為朋黨、互相援引,這是暫時的偽朋,一旦他們“見利而爭先,或利盡而交疏”,就會反過來互相殘害,即使是兄弟親戚也不能相保。而君子“所守者道義,所行者忠信,所惜者名節”,他們以此修身事國,“同道而相益”“同心而共濟”,且始終如一,歐公說這就是君子之朋。所以他提醒仁宗:“為人君者,但當退小人之偽朋,用君子之真朋,則天下治矣?!?nbsp;

接下來,作者又列舉大量史實,從多方面論證用君子之真朋則國興、用小人之偽朋則國亡的道理,并在文章結尾強調:“治亂興亡之跡,為人君者可以鑒矣?!边@明顯又是在提醒仁宗要以史為鑒。 

在中國古代政治中,“朋黨”是一個貶義詞,政治上對立的雙方往往指斥對方引朋結黨。為控制朝政鞏固皇權,皇帝也常常對“朋黨”予以打擊。慶歷新政中,性格剛毅正直的歐陽修,以一個革新者的凜然正氣和過人膽識,對保守派的謬論進行怒懟,旗幟鮮明、駁斥有力。而今再讀之,不得不說:歐公懟得好! 

王安石婉懟司馬光 

王安石與司馬光同為朝廷重臣,既是同事也曾是朋友,與韓維、呂公著又被稱為“嘉祐四友”。兩人互相傾慕,在京城還曾為鄰居。然而因為政見不同,兩人又成為一對冤家。 

慶歷新政失敗后,北宋的階級矛盾、民族矛盾并未緩和,朝廷內外危機四伏,要求改革的呼聲在一度沉寂之后,很快又高漲起來。為富國強兵,熙寧二年(1069年),王安石拜參知政事,開始變法。變法帶來的成效和由此產生的是是非非暫且不論,反正變法受到不少朝臣非議,擁護與反對兩派圍繞變法展開了激烈的論辯和斗爭。這其中,強烈反對變法的就有司馬光。 

熙寧三年(1070年),司馬光寫信給王安石,對新法進行指責,說新法的實施帶來了侵官、生事、征利、拒諫、怨謗等弊端,又對王安石進行批評,要求他廢棄新法、恢復舊制。王安石則寫下《答司馬諫議書》一文作了回復。 

針對司馬光的指責,王安石沉著冷靜、綿里藏針、高屋建瓴,以“儒者所爭,尤在于名實。名實已明,而天下之理得矣”為立足點,以犀利的言辭,對安在變法頭上的五個罪名逐一進行反駁,表明自己堅持變法毫不動搖的立場。 

王安石還說:“人習于茍且非一日,士大夫多以不恤國事、同俗自媚于眾為善,上乃欲變此,而某不量敵之眾寡,欲出力助上以抗之,則眾何為而不洶洶然?”人們習慣于茍且偷安、得過且過,這已經不是一天兩天的事了,士大夫們大多以不憂國事、附和世俗、獻媚眾人為處世良方,所以圣上才要改變這種不良風氣,而我不去估量反對者多少,想以自己的力量來幫助圣上抵制這種風氣,這些人為什么不氣勢洶洶地來對待我呢?其用意顯然是在懟以司馬光為首反對變法的保守派。 

最后,作者又以盤庚遷都而招致老百姓抱怨、朝廷士大夫反對為例,說明盤庚不因為有人怨恨而改變自己的計劃,只要“度義而后動”,確定自己做的是對的就堅決行動,沒有什么可后悔的。他懟司馬光說,如果您責備我因為在位很久,沒能幫助圣上有大的作為,使老百姓得到恩惠,那么我承認自己是有罪的;如果說現在什么事都不去做,墨守前人陳規就是了,那就不是我愿意領教的了??梢娫谧兎▎栴}上,王安石是寸步不讓。 

兩人書信往來的這一年,年齡都已過半百,但司馬光比王安石年齡大,中進士、入朝為官也比王安石早,且兩人又有多年友誼,所以王安石在復信中回懟司馬光,雖針鋒相對、氣勢奪人,但又寓剛于柔,語氣相當委婉。如開頭稱司馬光“君實”(司馬光的字),并說承蒙來信賜教、與您交往相好的日子很久,又考慮到您一向看重我,書信往來不宜馬虎草率,所以我現在詳細說明我之所以這樣做的理由,希望您看后或許能諒解我。結尾又說沒有緣由與您見面,內心不勝仰慕之極,等等。 

司馬光是個老倔,王安石是個老拗,他們堅守各自的政治立場,毫不妥協。這次回懟之后,兩人在政治上完全破裂,司馬光提出辭職,自請離京,后又退居洛陽,專心編撰《資治通鑒》去了。 

包孝肅堪稱一“懟王” 

包拯性格峭直、鐵面無私、剛正不阿、嫉惡如仇,堪稱北宋政壇上的“懟王”。他懟親戚、懟顯貴、懟國戚、懟貪官污吏、懟宰相皇帝,可以說只要被他逮住了,挨懟一定跑不掉,以至于蔡絳在《鐵圍山叢談》中記載,包拯有一個流傳天下的綽號叫“包彈”,老百姓只要看到有缺點過失的人,一定會說有“包彈”啊。他逝后謚號“孝肅”,民間稱之為“包青天”,也是這一品格的體現。 

司馬光《涑水記聞》記載了一則包拯打舅的故事。包拯知廬州(今合肥,包大人的家鄉)期間,他的親戚舊友很多趁勢違法亂紀,擾亂官府。他的舅舅犯法,包拯就打了他一頓板子。這個記載很簡略,據有關包公的故事看,他的這位舅舅仗勢欺人、霸占民田、騙人錢財,被老百姓告了。接到案子的包拯把他傳到大堂審問,包拯的夫人、兒媳均來求情,但都被包拯懟了回去,依法懲處了他的舅舅。案子的公正審理收到了很好的效果,司馬光說“自是親舊皆屏息”。 

包拯在上仁宗疏《乞不用贓吏》中,針對當時的吏治腐敗,說“廉者,民之表也;貪者,民之賊也”。他曾任北宋監察御史,知諫院,一生憎惡貪官污吏,彈劾臟吏激切忠直?!栋⒚C公奏議》就是他大量彈劾貪官污吏的見證,懟起來毫不留情。 

轉運按察使張可久販賣私鹽,牟取暴利,懟!張可久被流放蠻荒。幸臣郭承祐,譖越法度,姑息士卒,懟!郭承祐走人?;鹿匍愂苛?,利用職務之便大肆貪污,懟!閻士良下臺。轉運使王逵,橫征暴斂,肆無忌憚,懟!包拯七次上疏仁宗,朝廷最終將王逵罷免?!敖衲瞬恍羧搜?,固用酷吏,于一王逵則幸矣,如一路不幸何!”這話是說給仁宗的,可見包拯懟人時連皇帝的面子也不給。 

外戚張堯佐,因侄女就是仁宗寵幸的張貴妃(即后來的溫成皇后),所以官運亨通,升遷極快,最后竟進入權力中樞任三司使。人們私下對此議論紛紛,包拯等人對此事揪住不放,與仁宗數次據理力爭、不依不饒,甚至口水都濺了仁宗一臉。在《上仁宗論張堯佐除四使不當》奏折中,包大人猛懟張堯佐“慚羞不知,真清朝之穢污、白晝之魑魅也”,并伏望仁宗“斷以大義,稍割愛情,追寢堯佐過越之恩”。包拯等人死纏爛打,張堯佐最終被罷職。 

不僅如此,對于朝廷重臣,包拯也照懟不誤。三司使張方平因低價購買一富戶的邸舍,包拯彈劾他“無廉恥,不可處大位”,張方平最終被罷職;宰相宋庠為人儉約、不好聲色,但久居相位,終無建樹,包拯看不下去,開始懟了。他上疏仁宗,說宋庠從任宰相七年來毫無建樹,只是稍稍效力來報答朝廷,而暗中卻無所事事獲取俸祿,尸位素餐,身居安處,洋洋得意,認為計謀得逞。請求他自請離職。宋庠不服,為自己辯解,包拯再懟:“執政大臣,與國同體,不能盡心竭節,灼然樹立,是謂之過,宜乎當黜?!眻陶蟪寂c國家結為一體,不能盡心竭力,建立大功德,這就是過錯,就應該罷黜。對這樣一個不求無功、但求無過的太平官,硬漢一枚的包拯豈能放過他。宋庠最終被罷相。 

北宋政壇上的“老懟”還有很多。往事越千年,而今再看他們的懟人故事,可以說不論懟誰,態度如何、過分與否,他們都不夾帶個人恩怨和一己私利。相反,他們都以黎民社稷為重,懟人只論是非、不計利害,只論榮辱、不計得失,心里牽掛的都是朝廷綱紀和百姓冷暖,因此無不閃耀著剛毅公正、誠實正直的人格光輝。

責任編輯:劉薇薇
国产精品无卡毛片视频_国产一级一片免费播放放a_国产男人的天堂在线视频_亚洲欧美中文字幕